要闻动态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闻动态 >
“专网通信局”神秘人隋田力失联 公安介入 10家
更新时间:2021-09-11

  信(839211.NQ)披露,公司两位实际控制人隋田力、刘青均“失联”,公司“通过多种渠道,无法与公司实际控制人之一隋田力、刘青取得联系”。

  海信称,隋田力目前涉及案件,正在被公安机关侦查之中;但刘青依然处于失联状态,截至目前公司尚未能了解到刘青失联的具体原因。

  该公司进一步称,本次侦查事项的侦查结果存在不确定性。截至公告日,公司无应披露的重大诉讼,不存在需配合监管或执法部门调查工作的情形。

  海信还表示,实际控制人被侦查事项暂未对公司日常经营产生不利影响。公告显示,尽管是实际控制人,隋田力、刘青均未在海高通信担任任何职务。海高通信声称,“其无法取得联系未对公司经营运转产生不利影响。公司当前日常经营一切正常,公司管理层将加强管理,确保公司经营活动正常开展。”

  公开信息显示,隋田力具有信息通信应用领域30年工作经验,此前称是“中国电子工业科学技术交流中心负责人”,其曾经参与“十二五”国家重大专项“新一代宽带通信项目”(专项三)专家组工作,曾荣获军队科技二等奖,主持完成的项目有国家物联网示范工程黑龙江农垦农业信息化项目等。

  而海高通信2020年年度报告显示,隋田力出生于1961年8月,大专学历。曾于1979年至1994年在部队服役;复员后,他被安排到江苏省政府工作;1998年11月后长达十年,他任职上海星地通讯工程研究所所长;于2007年,隋田力“下海”经商成立南京三宝通信技术实业有限公司(简称“南京三宝”);随后,他先后出资设立江苏省国信大江通信、新一代专网通信技术有限公司(简称“新一代专网”)、江苏省圣迪创业投资、上海星地通通信科技有限公司(简称“上海星地通”)、北京赛普工信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简称“北京赛普”)、航天神禾(北京)有限公司(简称“航天神禾”)、上海奈攀企业管理合伙企业、深圳天通信息科技、北京海典科技等公司;2020年12月至今,他还是通讯的副董事长。

  据海高通信公开信息,2016年3月14日,隋田力和刘青(系隋田力配偶的弟弟的配偶)通过上海星地通和北京赛普受让海高通信股份,成为海高通信第一和第二大股东。上述股权转让完成后,原主营公网通信业务的海高通信于2015年底新增专网通信硬件配套软件业务,并针对该领域开发出“海高智能通信机终端定位模块软件 V1.0、海高智能通信网指挥软件 V1.0、海高无线自组网指挥中心软件 V1.0、海高无线自组网移动终端通讯软件 V1.0、海高无线自组网网络管理软件 V1.0”等多个软件产品。

  2016年9月,海高通信挂牌新三板。从2016年披露的公开转让书来看,隋田力入主后,给海高通信带来了(600260.SH)、江苏中利科技有限公司(简称“江苏中利”,A股上市公司持股19%)两大重要客户。公开资料显示,2016年,向上海星地通和新一代专网合计采购44.11亿元,占总采购金额比约为81%;而江苏中利一直是海高通信的第一或第二大客户,2020年涉及销售额3375.26万元,占海高通信年度销售比例为43.72%。

  隋田力曾试图将“触角”伸到A股市场。2018年6月,A股上市公司(603016.SH)宣布,拟作价18亿元收购海高通信100%股权,增值率为800%。如果顺利,隋田力或借此成为股东,进入A股市场。但该重组事宜最终失败了。

  财务数据显示,2015年至2020年,海高通信实现营业收入分别为2214.21万元、3.2亿元、1.09亿元、1.64亿元、1.04亿元、7719.4万元;同期对应的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是669.68万元、6884.2万元、7882.35万元、1.22亿元、5962.23万元、2943.43万元。

  据海高通信坦言,对大客户存在依赖性。公开资料显示,2014年、2015年,公司来自于及其所属的分子公司的收入占公司收入总额的比例分别为98.03%、90.46%;2016年,公司来自于江苏中利的收入占公司收入总额的比例为72.26%;2017年,公司来自于江苏中利、苏州新海宜电子技术有限公司(上市公司间接控股45%,现更名苏州赛安电子技术有限公司,简称“赛安电子”)、航天南洋(浙江)科技有限公司(中国航天空气动力技术研究院持股60%)等前五大客户的销售额占营业收入的比例为83.10%。

  2018年后,海高通信的专网通信业务相关客户明显增加。界面新闻了解到,2018年,公司来自于北斗导航科技有限公司、江苏中利、重庆博琨瀚威科技有限公司(简称“重庆博琨”)、南京华锐有限公司(简称“南京华锐”)、赛安电子前五大客户的销售额占营业收入的比例为80.79%。2019年,公司来自于江苏中利、赛安电子、江苏亨通问天量子信息研究院有限公司/江苏亨通智能物联系统有限公司(简称“江苏亨通”,A股上市公司亨通光持股)、南京华锐等五大客户的销售额占营业收入的比例为98.84%。2020年,公司来自于江苏中利、江苏亨通、重庆博琨、重庆帕弛科技有限公司/重庆涔信科技有限公司等前五大客户的销售额占营业收入的比例为90.92%。

  不过,海高通信只是隋田力编织其“专网通信局”的一个环节。界面新闻记者结合目前可知消息,隋田力通过其直接控股的上海星地通、北京赛普以及曾经控制的新一代专网、航天神禾科技、南京三宝等平台,已经至少与30家A股上市公司有过专网通信相关业务联系。

  但从海高通信的公司情况来看,隋田力所谓“专网通信局”早已出现问题。2019年12月24日,海高通信发布委托贷款逾期公告称,公司于2019年2月、3月先后以自有闲置资金通过向子公司赛安电子分别提供委托贷款5000万元,合计1亿元,期限均为10个月,年利率10%;按照约定,赛安电子需要于2019年12月20日、2020年1月13日还款。但赛安电子到期却未偿付,于2020年1月13日解释“受经济大环境的影响,我司到现在仍未收到下游客户账款,导致公司资金紧张无法如期归还委托贷款本金及利息”。

  2020年4月,通过走诉讼程序,海高通信才收回相关欠款。但如今,由于回款情况不佳、加大坏账准备计提比例,该公司2019年、2020年净利润已经分别连续同比下滑51.2%、50.63%。

  (300600.SZ)8月2日晚也公告称,公司收到南京市栖霞区人民法院发来的《民事起诉状》、《民事裁定书》及《财产保全告知书》,获悉南京长江产业集团有限公司(简称“长江电子”)就公司与其之间通信业务购销合同向南京市栖霞区人民法院提起了诉讼,公司为被告。长江电子诉请判决解除原被告双方签订的关于采购“多网状云数据处理通信机”的四份《采购合同》,退还全部合同预付款700.74万元及支付因被告违约行为产生的违约金350.37万元,共计1051.11万元,并承担相关诉讼费用。南京市栖霞区人民法院根据长江电子的申请,已对公司存款1051.11万元进行了冻结,期限为一年。

  康隆达爆雷或损失3亿侵蚀四年净利 9家上市公司涉隋田力事件风险金额达244亿

  第9家上市公司掉入隋田力挖的坑中 康隆达自曝存货损失2.95亿专网通信贸易疑云重重